今年的志愿怎么填胜算更高?

2019-01-19 19:19:35 N8生活网
编辑:郭荣

与此同时无名的灵丹也在疯狂的燃烧,几乎每一秒钟都要耗费掉超过十万灵丹,这只星辰巨兽的实力,远远超过无名的想象,恐怕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大圣境了。时至此刻,石暴倒是未知未觉,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静静地盯视着大石顶部的位置。年轻乞丐向后一看,未见人踪,随即马踏飞燕,翻墙入内。

异兽恐怖的力量震的无名的双手都发麻,不过那一股巨力被他转入了内宇宙之中,顿时犹如是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些力道根本无法影响内宇宙的运转。当先一名身材中等的年轻男子停止了移动,其向着四周观察了一番之后,就朝着通往西南方向的岔口挥了挥手。

1月15日至16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来源:新华社

1月15日至16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来源:新华社

  “政法队伍是和平年代奉献最多、牺牲最大的队伍。”“对这支特殊的队伍,要给予特殊的关爱。”

  1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深情肯定了广大政法工作者付出的智慧和汗水。在他心中,“旗帜鲜明把政治建设放在首位,努力打造一支党中央放心、人民群众满意的高素质政法队伍”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可靠依托和坚实保障。

  深情赞扬平安中国守护者

  “新时期公正为民的好法官、敢于担当的好干部。他崇法尚德,践行党的宗旨、捍卫公平正义,特别是在司法改革中,敢啃硬骨头,甘当‘燃灯者’,生动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对党和人民事业的忠诚……”

  这位被习近平喻为“燃灯者”的法官,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邹碧华,他投身我国司法事业26年,47岁不幸因公殉职。邹碧华去世后,中宣部追授其“时代楷模”荣誉称号,最高人民法院追授其“全国模范法官”荣誉称号。

  近年来,在法治中国建设的大潮中,涌现出一批像邹碧华一样的“燃灯者”。他们来自政法工作的各条战线,有的在基层派出所几十年如一日为民履职,有的在最危险的地方与犯罪分子进行着殊死搏斗,有的在最普通的交通指挥岗位为市民们的安全出行保驾护航……

  2017年5月19日,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深情地说:“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大家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几乎是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这些年来,每当看到公安民警舍生忘死、感人肺腑的事迹,我都深受感动;每当听到公安民警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赴汤蹈火、流血牺牲的消息,我都深感心痛。”

  这席话情真意切,激荡着每一位政法工作者的心灵。

  青海省西宁市第二看守所民警高秀琴谈起登上领奖台的那一瞬间,眼里泛着泪光,她说这是一份至高的荣誉。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在习近平的号召与鼓励下,新时代的政法工作者以更大的热情与担当投身于法治中国建设一线。尤其是习近平关于政法工作的最新讲话,引起热烈反响。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表示:“人民法院要更好地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的落地,让诉讼服务更便利更高效更有温度,让司法裁判更公正,更透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特警支队的董巍表示:“加强队伍建设,突出实战、实用、实效导向,苦练本领,提升技能,以实际行动迎接新中国70周年,让党中央放心,让人民满意。”……

2017年5月3日,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活动中心参加民商经济法学院本科二年级2班团支部开展的“不忘初心跟党走”主题团日活动。来源:新华社

2017年5月3日,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活动中心参加民商经济法学院本科二年级2班团支部开展的“不忘初心跟党走”主题团日活动。来源:新华社

  亲切勉励法治人才

  “法治人才培养上不去,法治领域不能人才辈出,全面依法治国就不可能做好。”

  2017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习近平走进中国政法大学,与在校师生亲切座谈。这所始建于1952年的著名高等学府长期以来为我国培养了大批法治人才。

  这次到访,习近平亲切会见了张晋藩、廉希圣、李德顺、王卫国、卞建林等几位中国法学界资深教授。

  在与习近平的会谈中,教授们讲述了自己对法治精神和治学方法的思考。“没有正确的法治理论引领,就不可能有正确的法治实践。”习近平感谢他们为法治理论研究和法治人才培养作出的贡献,希望他们继续贡献才智。

  法学的生命在于实践,法治人才的核心素质在于实践能力。

  考察时,习近平还参加了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的本科生主题团日活动。他在活动中勉励同学们珍惜韶华,潜心读书,敏于求知,做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毕业后为祖国和人民施展自己的才华,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学生们积极践行总书记嘱托,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投入到普法、支教等社会实践活动中去。

  2018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将自身的理论、实践进步以写信的方式告诉了习近平。

  他们向习近平汇报了一年来的学习体会、去兰考参加社会实践的感受……在信的结尾,同学们向总书记承诺:“山河大好,青年正强,新的时代,新的征程,我们将牢记您的嘱托与殷切期望,励志勤学,刻苦磨练,德法兼修,明法笃行。”

  习近平收到信后再次勉励他们DD“坚定信仰、砥砺品德,珍惜时光、勤奋学习,努力成长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为法治中国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2017年12月4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建胜路小学举办的校园模拟法庭现场,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检察官为学生们讲解庭审程序。来源:新华社

2017年12月4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建胜路小学举办的校园模拟法庭现场,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检察官为学生们讲解庭审程序。来源:新华社

  部署全面依法治国

  对政法工作者的赞扬,对法学领域专家的感谢,对青年学子的勉励……这些真情流露的瞬间,无不彰显习近平对法治中国建设的关切与期待。

  近年来,习近平多次围绕“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等方面对全国政法工作提出要求。

  2014年1月,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2018年8月,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法治中国建设迈入新阶段。

  在习近平的部署与推动下,司法体制改革全面推进,为社会公平正义撑起了“四梁八柱”,全面依法治国取得显著成效。

  2015年5月1日起,全国法院全面实行立案登记制,对依法应当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当场登记立案率超过95%。

  2013年至2017年,全国法院再审改判刑事案件6747件,对2943名公诉案件被告人和1931名自诉案件被告人依法宣告无罪。

  2018年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截至2018年10月,第一轮中央督导组进驻10个省市,一大批村霸恶痞被依法严惩、“黑恶势力”人人喊打、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得到整顿……

  今年,第二轮、第三轮中央督导将继续发力,不间断、深入进行“大扫除”。

  新时代有新使命,新变化有新要求。新时代政法工作要进一步巩固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服务和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

步步莲花之中,《剞劂刀法》之东砍西斫被石暴尽情施展了开来。其间夹杂着一些兵戈相交的争斗之声,其屏气凝神之下,能够听到小刀镇南部方向极远之处有人喊道:

  声音的战场 15年来从未停歇

  《即刻电音》:更专更洋更包容

  ◎何天平

  蹦迪、打碟、社会摇……这些熟悉的名词都是普通人理解电音的线索。《即刻电音》的价值在于让电子音乐作为一种独立、完整、有态度的音乐表达,被更多人所了解,在“抖腿”和“土嗨”之外找到新的空间。

  某种意义上,音乐综艺可能是国人消费力最旺盛的文娱节目。在过去十余年间,没有什么比音乐综艺更老少咸宜。加之中国的音乐种类丰富,为此类节目的开掘提供了无限宝藏。这一点似乎适用于全世界,有一个显著的趋势,不同国别、地域音乐的交叉融合,促使音乐节目成为立足本土、面向国际传播的重要流行文化载体。

  2018年,中国的音乐综艺开始出现全面转向,“垂类节目”DD即细分题材的节目DD崭露头角,发展到这个阶段,需要细分题材才能够应对创新的需求,同时受众的审美选择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中国有嘻哈》在2017年成功试水,加速推进了圈层音乐文化转化为综艺节目。直到去年年末,真正意义上的一档电音节目《即刻电音》诞生,新一轮音乐综艺的升级似乎正在发生。

  中国音乐类综艺节目的探索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80年代的“青歌赛”、“卡西欧”杯家庭演唱大奖赛等都是先行者。但真正掀起风暴唤起全民,还得从2004年的《超级女声》算起。此后的15年间,音乐综艺发展方兴未艾,动辄引发“狂欢”。

  《超级女声》最火是在第二届的2005年。以李宇春等为代表的平民偶像崛起,让人们看到音乐综艺创造的无限可能。“草根成名+全民参与”,音乐不再是仅供阅听的美学感受,更是全民娱乐。另一个加速器是2012年引进国外模式的《中国好声音》,此前被选秀属性反复消耗的音乐综艺迎来了回归音乐本位的一次升级。

  在那之后,受到海外模式的影响,一大批创新形态的音乐综艺开始涌现:《我是歌手》《蒙面歌王》《我想和你唱》《梦想的声音》等节目各异,有的沿用选秀传统,有的采纳竞演形式;有的聚焦素人,有的拓展着“星素结合”。15年里,“声音的战场”从未偃旗息鼓,有数据显示,最鼎盛的2013年有多达13档音乐综艺同时亮相暑期档。热闹从未断裂,可“狂欢”之下必有疲软。

  有人评价今天的音乐综艺已到了这样的节点:“音乐不重要,重要的是玩法。”如同每一次升级过后的节目同质化浪潮都势必带来瓶颈,节目仅靠“玩法”创新已然不足以满足观众的期待。过去两年的题材开拓,我们也看到了嘻哈、街舞等全球青年文化崭露头角,在节目化的过程中或偶然或必然地“出圈”(打破圈层效应),成为爆款。这为原本就积累下了庞大受众基础的音乐综艺带来了更丰富的想象:拐点之下,还有哪些真正的音乐内容增长点?

  囿于社会历史的特殊性,加之包括民间在内的本土音乐形态过于纷繁,中国与世界潮流音乐的接轨呈现出一种显著的滞后性。发轫于上世纪40年代的电子音乐,直到40年后才在中国落地。

  落地后风靡于迪厅的电子音乐,在中国广大百姓的最初印象是抖腿、土嗨。电音没有太多歌词,消弭了语言差异可能造成的屏障,更多聚焦于节奏以及对节奏的制作,加上对传统电子舞曲的结构进行的再创作,给听者创造出更多审美的快感,情感体验更鲜明。于是乎,更多普通听众便将这种“不明觉厉”的音乐形态跟他们所能认知的场景关联到一起DD蹦迪、打碟、社会摇……这些熟悉的名词都成为普通人理解电音的线索。因此,推广电音节目很可能让普通观众的心中首先联想到的是《午夜DJ》。

  《即刻电音》的价值或许就在这里:让电子音乐作为一种独立的、完整的、有态度的音乐表达这一事实,被更大多数人所了解,在“抖腿”和“土嗨”之外找到新的空间。《即刻电音》的特邀主理人Alan Walker作为全球知名电音制作人,在节目中改编了自己一手打造的电音神曲《faded》,让这种音乐形态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很“高级”的模样。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听电音的群体已达2.86亿,刚刚过去的2018年这一数据或达3.5亿,还有人预测今年的规模将突破4亿。可观的数据背后,是中国流行音乐市场对国际化的音乐流派、类型的更高兼容度,包括现实中快速成长的电音厂牌、电音节,作为细分领域的电子音乐正表现出更强的市场卷入度和对年轻人强烈的吸附效应。

  有了对节奏、制作、态度等特质的准确认识,《即刻电音》这样的节目创新才能跳出抖腿、土嗨的窠臼,向着专业层面的更深度拓展。事实上,在腾讯视频推出《即刻电音》前,早已有先行者跃跃欲试。两年前曾有一档对准电子音乐进行再创作的节目,虽然野心十足却最终反响平平。让电音走向大众化,这是难点。

  在这一点上,《即刻电音》的调性显然更明确。小众音乐市场多年来普及难、传播难,节目首先想要改变的就是这一困境。在最终的呈现中,我们看到节目对电子音乐类别更包容的标签,主理人和选手更多元的专业探讨,选曲和编曲兼顾普通观众的审美,厘清电音原理和特征。相比其他音乐品类,注重律动、节奏既是一个创作难点,也是一个创新亮点。显而易见,这些尝试都有益于电音通过节目化走出圈子,增加大众影响力。

  相比海外市场对电子音乐的熟稔度,要打造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电音节目需要从“定义”这个基础工作开始。《即刻电音》值得称道的一点也在于“先纠偏、再培养”的递进,没有冒进着立刻改头换面,而是有耐心地从普及走向传播。

  纵观今年各卫视和平台的编播计划,更多电音节目都箭在弦上,如果能够顺利上线,势必会继续开拓这一“垂类节目”的更广泛影响力。而这些,都会在《即刻电音》撕开的口子里继续往下扎根。

那个老者冷笑着一拳轰出,挥动出一种恐怖的拳法朝着无名攻了过来,拳压如潮水一般朝着无名横扫而来,镇压永恒的领域,一往无前,横扫了过来。石暴手中破风刀轻轻一挥,一众武器尽皆支离破碎,四散而落。而在他们几个的身后几十个气息凌厉的武者,竟然各个都是半步传奇的无敌人物,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在各自的地区都是称王称霸的存在,神军的底蕴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