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甘结对帮扶 迎来陇西学生

2019-01-21 08:04:22 N8生活网
编辑:胡笛

只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那柄法剑被震开了,闪烁的符文被一拳轰碎,惊掉了一地眼球。这名筑基修士是谁,竟然只手撼动法器,强大的令人窒息。尽管只是一柄劣质的法剑,但是锋芒冷冽,削铁如泥,哪怕是谛视期的修士也不能轻易撄其锋芒。一束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摄在女孩的手上,这是个清冷的早上的仅存的一丝温暖,如同母亲的手覆盖在自己冻得冰凉的手上,一如寒冷的冬天中自己身上仅存的那件带有温度的大衣,虽然渺小的简直微不足道,但却不顾一切地想要抓住。石暴拨转马身,面向来人细细一看,却见其所骑战马身材异常高大,周身大部都被一层马鳞甲覆盖。

“边巫老,麻食巫老,铁运少巫,你们三人为何迟迟不来!”这并非疑问,而是责令的语气,对三名无动于衷的上位者表示不满。肃杀之气弥漫,连置身于局外的姜遇都有些动容,更不用说入局的修士了。“据传共有九十九层塔身,不知道李家小子能闯多少层。”

  277平方公里全域布局健康产业
  成都温江:走向蓝海的健康城

  温江,自古以“四河穿流、江水温润”而得名。来自青藏高原的洁净空气与来自都江堰的第一股清流,由温江进入成都平原。今天,在人类对健康的更高追求中,这块孕育了古蜀文明的土地发力大健康产业,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建成西部领先、全国一流、世界知名的健康产业高地!这是成都市温江区立下的“雄心壮志”。雄心之下、行胜于言。温江提出,要主动落实“健康中国”国家战略,致力构建“三医两养一高地”全域健康产业生态圈。

  肩负“西控”、“中优”历史责任,全域布局健康产业

  察势者智,驭势者强。对温江来说,全域构建健康产业生态圈,绝不是瞬间灵感的闪现,而是基于城市发展大势的战略选择。

  2017年5月,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召开。会议提出,要构建城镇空间四级城市体系,科学修编城市总体规划,构建成都平原经济区、大都市区、区域中心和功能区、产业园区和特色镇四个城市层级。

  会议还提出坚持“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城市可持续发展战略。根据新一轮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温江区被纳入成都市中心城区,同时肩负落实“西控”、“中优”历史责任。

  特别是按照“西控”的要求,90%的面积被纳入“西控”范围的温江区,要持续优化生态功能空间布局,大力发展高端绿色科技产业,提升绿色发展能级,保持生态宜居的现代化田园城市形态。

  根据这一定位,温江区明确提出“高端实现‘西控’、绿色践行‘西控’、生态领衔‘中优’、品质彰显‘中优’”发展理念。

  2017年7月,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召开,会议提出,要创新要素供给,培育产业生态,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

  会上发布的《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列举了对全市产业发展有较大影响的66个重点产业园,描绘了成都未来的重点产业园区发展的方向和全景。其中,温江重点建设三个产业园:

  DD成都医学城聚焦医学研发、医药和医疗器械制造,打造核心产业支撑;

  DD成都健康服务业集聚区围绕主导产业链布局服务链,重点瞄准精准医疗、健康管理和医美产业,强化功能服务配套;

  DD成都都市现代农业高新技术产业园,依托温江医疗资源和生态资源比较优势,主攻养生养老产业,拓展延伸产业链条。

  按照规划,未来,温江将形成七大主导产业:生物医药、医学研究、医疗服务、健康管理、花卉苗木、农业科研、休闲农业。

  在一定程度上,三个产业园、七大主导产业培育了温江全域健康产业生态圈的沃土。今天,温江正按照“三医两养一高地”发展定位,在277平方公里全域布局健康产业。

  成都“后花园”如何建成“三医两养一高地”

  有基础有创新、有传统有资源、有要素有载体DD这是目前一家研究机构对温江健康产业进行摸底后得出的结论。

  温江自然环境优美,绿化覆盖率高,西北部是重要的现代农业发展区和生态发展带。住在温江,古人笔下“窗含西岭千秋雪、濯锦清江万里流”的盛景放眼可见,“进可享都市繁华、退则拥田园静谧”的宜人生活触手可得。

  历史上,温江一直是成都健康养老服务的主要聚集地,扮演着成都“后花园”的角色。今天,温江境内布局的从基层医疗、到特色专科、再到三甲医院的多层次医疗体系已经初具规模。

  温江也是国内较早专注深耕大健康产业的地区。经过多年的发展,温江引进了一批创新性强、技术顶尖的企业,健康产业已初具规模,特别是近年来增长迅速,2017年医药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3%,2017年医药产业投资总额同比增长60%。随着龙头企业、机构的集聚,这里形成了产城融合度较高的产业生态圈。

  2015年,温江正式提出医学、医药、医疗“三医融合”的发展理念,并逐步扩展至构建“三医两养一高地”全域健康产业生态圈,即医学、医药、医疗“三医”融合发展,“两养”即延伸发展高端养生、养老产业,“一高地”是打造健康产业高地。

  2017年11月,温江区按照成都市的要求,在成都市市级部门精心指导下,就医学城、医产院主体功能区启动了规划编制工作,邀请对健康产业发展趋势具有深入洞察的国际顶级智库为规划编制提供专业咨询,同时邀请10余名省市知名专家参与多次专题研讨,并充分吸收借鉴相关领域专家、研究机构的研究支持。

  2017年12月 ,温江区委十四届五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成都市温江区委关于贯彻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培育和构建“三医两养一高地”全域健康产业生态圈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指出,要坚持“三医融合”,谋划长远。立足温江资源禀赋,结合国内外健康产业发展态势,以医学为基础、医药为路径、医疗为目的,进一步整合区域资源,大力培育引领新技术、新产业、新经济方向和潜在消费需求的健康产业发展,实现“三医融合”和跨界融合,形成贯穿生物医药产业全周期的生态链。

  目标直指全球知名健康产业高地

  2018年10月,历经近一年的努力,《成都健康产业功能区规划》诞生。一本厚厚的规划,凝聚了多方智慧。

  此前,温江区委、区政府成立领导小组,组织区级部门、园区开展了包括土地资源开发、创新生态链建设等16个专项子课题研究,为规划编制工作摸清区情提供支撑,并先后9次召开专题会议,就规划编制成果进行讨论修改完善。

  面向未来,温江如何承担起成都健康产业功能区建设的重担,这本规划给出了答案。

  规划从全球五大趋势分析、温江健康产业本底研究、功能区各细分产业分析、功能区空间详细分析、国内外先进案例对标、重点项目列举等方面,进行了深度分析。

  成都健康产业功能区规划总体定位为:国际健康产业高地,西部创新公园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从一开始,这份规划就开启了全球视野。规划梳理了全球领先的医药产业集聚区,从中挖掘对温江有借鉴意义的对标案例。

  产业方面,规划提出,要围绕全球健康产业生物技术、医疗人工智能、价值医疗、全程健康、医药工业4.0五大发展趋势,确立生物药、高端药械、全程健康、特色价值医疗、医疗大数据/AI等8个产业门类17个重点细分领域,打造“三医+”产业体系。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2020年我国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超过8万亿元,2030年超过16万亿元。养生养老、健康管理、精准医疗和生物医药等新兴业态发展潜力巨大。

  面对健康产业的蓝海,温江蓄势待发。域内拥有实力强劲的创新资源,汇聚了20余所科研院校,85个重点实验室及研发机构,集聚了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20余万科技创新人才。温江拥有特色鲜明的创新模式,实施了科研机构+政府和企业“一个脑袋、两只手”校地企协同创新模式,已与海内外20余所知名高校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精准专业的产业扶持政策、创新创业政策和科技成果转化政策等,正在为这段新的征程保驾护航:200万平方米专业创新载体和110万平方米人才公寓正如荼建设,知识产权法庭为创新成果“保驾护航”,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为智慧兑现市场价值……

  按照总体思路,温江将通过三个阶段建设,努力使成都健康产业功能区从引领西部迈向全国一流,再到世界知名,成为产业生态圈完善,创新影响力显著的全球知名健康产业高地。

  来源:中国青年报

“若不是守经人,差点还着了你的道了!”大巫虽然风烛残年,此刻却无法压抑内心的愤怒,指着空中的中年女子,眼神中的杀意外放。这里是巫城,他是此地真正的主人,被外人挑拨差点导致巫族发生打乱,不除掉她此恨难消。守望旅店的老板罗伯特也是,立马,道“少侠,你们给予我们守望旅店做得太多了,给予的太多了,我们怎么能还要你们的钱呢!”

  中新网

张斌戏曲裁缝
张斌戏曲裁缝

  “幸运儿”朱明瑛五岁邂逅戏曲大师 “半路出家”杨景辉退役后立志拜师

  把一曲《回娘家》唱响大江南北的著名歌唱家朱明瑛,有着和戏曲、曲艺解不开的缘分。五岁时,她被剧场后台化妆间的吊嗓声吸引,怀着这份好奇踏入了戏院。幸运的是,朱明瑛观摩的第一场戏曲演出,便是由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表演的经典评剧《刘巧儿》。用她的话说,当时看完表演“心中无限的崇拜”,并认定“这就是艺术”。朱明瑛与戏曲的“邂逅”并没有停止,加入东方歌舞团后的一次偶然,她在垃圾堆中捡到一张受损的唱片,是沪剧选段《燕燕做媒》,不满足于跟唱自学,朱明瑛决定奔赴上海找到原唱丁是娥老师请教学唱。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四处拜师学艺,掌握了多种南北戏曲。在《喝彩中华》节目现场,她带来了沪剧《燕燕做媒》和京韵大鼓《丑末寅初》,将沪剧的吴侬软语与京韵大鼓的浑厚京味两种唱腔自如切换,展现了扎实的戏曲功底。

  与朱明瑛自幼接受熏陶不同,跳水运动员杨景辉是“半路出家”踏上的学戏之路。2004年,杨景辉搭档田亮获得了雅典奥运会男子双人十米跳台冠军,但就在次年,他因多次受伤,不得不选择退役。退役后,他在电视上看到了豫剧大师李树建表演的《大登殿》,带有哭腔的唱法深深触动了当时正处人生低谷的杨景辉,自此便成为了李树建老师的“小迷弟”,又是怎样的契机让他们最终成为了师徒俩?节目中,李树建老师也亲临现场,并带上他的多名弟子和杨景辉一同表演了一段豫剧选段。

朱明瑛演绎南北戏曲
朱明瑛演绎南北戏曲

  漫画家一笔一划再现昆曲之美 “小裁缝”一针一线缝制戏服华彩

  在本期节目中,中国台湾漫画家林政德也带着他的动漫作品《粉墨宝贝》来为昆曲艺术喝彩。说起与传统戏曲的结缘,林政德回忆说要追溯到20年前,他为《鹿鼎记》创作漫画版的过程中,惊喜地发现清朝康熙年间还没有京剧,而是历史更为悠久的昆曲,于是就开始潜心研究,过程中越发沉浸于戏曲的美感,立志要用动漫的形式继续传承发扬昆曲之美。在江苏省昆剧院院长的倾力帮助下,昆曲动画片《粉墨宝贝》最终成功上映。

“挑动内乱,你们不配受到守经人的圣光反哺!”大巫眸光中迸射出两道极为恐怖的杀光,手指轻弹,离他最近的边巫老身子猛地一震,眼中尽是惊惧和不可思议的,仅仅是随意一击,大巫就打穿了他的头颅,汩汩鲜血直流,死于非命。独远,继续,道“对岸此刻,缺乏人手,你们先到对岸去帮忙,事成之后我再奖赏你!!”远处一位暴乱的难民总以为那一刀劈的很准时,也很到位。因为躲在拐角,很久,为的是这一刻。“呼!”那一刀却是落空了,虽然如此但是仍旧是很兴奋,因为,难民,就算是曾经的市民,因为有刀,而且是从一位昨夜一位少尉手中所夺取来的,所以莫名地兴奋到了现在,还因此临时被千夫长哈里森封为少尉。起身是必须,因为得过过手。